网站首页 >> 科学养鸽 >> 引种育种 >> 文章内容

詹森兄弟传奇(第1页)

[日期:2010-06-13]   来源:中国火车头信鸽协会 官方网站  作者:中国火车头信鸽协会 官方网站   阅读:7302次[字体: ]

詹森兄弟传奇

摘要: 《詹森兄弟传奇》出版缘起 作者:林云达 《詹森兄弟传奇》一书,被西方鸽界谕为;“白色圣经(white bible)”。可见该书对国际鸽坛的影响,诚如作者艾迪.夏拉肯(Ad.Schaerlaeckens)所言:“我们敢说,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出版过的有关詹森兄弟的出版品,其真实性绝对无法
关键词:

    《詹森兄弟传奇》出版缘起

 作者:林云达
《詹森兄弟传奇》一书,被西方鸽界谕为;“白色圣经(white
bible)”。可见该书对国际鸽坛的影响,诚如作者艾迪.夏拉肯(Ad.Schaerlaeckens)所言:“我们敢说,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出版过的有关詹森兄弟的出版品,其真实性绝对无法跟本书相提并论”,访问有关詹森鸽舍及鸽子的种种道听途说,和根椐詹森兄弟提供给艾迪.夏拉肯的第一手资料,面对詹森兄弟家族追根究底,历经数载而写成的本书,其历史价值有天壤之别,这是我买詹森一书版权的首要思考。
詹森家族改写了20世圮的赛鸽历史,从老亨利.詹森延续到他的子女们,战后到世纪末名系辈出,好鸽当然不止于詹森一家,但论对国际鸽坛影响的广度和深度,阿连栋克,詹森鸽舍几乎主导20世纪后面30年的鸽系历史,也就是说,从老麦克斯出生后(1967),国际赛鸽历史根本不能忽略詹森鸽的存在,居斯特.霍夫肯(Gust Hoffken)帮冯斯.詹森宰黑猪(非法屠宰),要求冯斯以鸽子为报酬,使他在战后叱咤比利时鸽坛,杨.龚多拉斯(Jall Gonde laers)在霍夫肯去世的拍卖会上,标到霍夫肯生平最爱的头号旗舰---“独眼号”,因此鸽奠定二次大战后比利时名家的地位,荷兰林普特.克拉克的父亲,和詹森家是世交,有缘获得“石板灰32”的子嗣,而成就荷兰鸽史上最有名的鸽友,散处各地因饲养詹森鸽,翔绩因而急速窜升的鸽舍皆是:荷兰赛鸽皇帝哈透奇,以詹森系睥睨奥尔良,庞地罗沙因引进一羽詹森“05”奠基,德国雷蒙,贺尔梅斯,纵横各大国际赛,以詹森配杨阿腾为骨干,美国盖诺斯,詹克斯基等,持续购入阿连栋克.詹森及克拉克鸽系称雄美国。甚至比利时卡尔.慕利门的黄金配对,也是凡登布希雄配阿连栋克.詹森雌,福本家族红极一时,源头鸽也难脱和詹森鸽的渊源,许许多多名舍因詹森鸽奠基,因詹森鸽露脸,因詹森鸽而名利双收,詹森鸽的能耐,肯定值得我们探究,这是我买詹森一书版权的次要思考。
《詹森兄弟传奇》一书内容丰富,从詹森家族成员的描述,生活的写实,个人职司的互动,到詹森鸽系形成的背景,詹森鸽子传承的过程,詹森鸽子和相关鸽舍之间来龙去脉的报道,作者艾迪.夏拉肯都一一陈述,而最重要,也是鸽友所追求探索的:詹森兄弟的引种观念、饲养方法、育种思考、参赛技巧,及其他有助于养鸽的言行细节,夏拉肯都巨细匪遗的记录在本书。
养鸽无止境,《詹森兄弟传奇》一书,虽是家族鸽系传记,对有心学习的鸽友来说,何妨师法其成功的经验,摘取精华,运用到竞争激烈的本土战场,塑造另一形态的的成功,这是我买詹森一书版权的第三思考。
中国台湾赛鸽运动近20年来的发展,在世界鸽坛举足轻重,但是发展重心偏向物质化,精神层面明显营养不良,若把台湾赛鸽运动现时的支柱抽离(买鸽子和奖金),留给下一代的历史记载,将难窥今日盛况,乏善可陈。
即将进入信息革命的新世纪,前瞻台湾赛鸽运动的发展,由路上到海翔,由物质到精神,由硬体到软体,我们必须在原有的基础上,加紧灌注赛鸽文化这亩田地,不论一个民族,一个社会,甚或一个团体,只有立足文化,形成自己的东西,才可长可久,否则今天捧欧洲,明天学美国,后天仿日本,老是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我们又像什么?又在做什么?存在的意义在哪里?
白纸黑字就是文化,尤其是用本土语言,写本土经验的创作尤其珍贵,《詹森兄弟传奇》一书并不是以中国人的观点,中国人的语言撰写的东西,虽是一本好书,但读起来总有隔靴搔痒的感觉,我虽以中文作品为第一选择,但在还没有等级品出现之前,肥水只好先落外人田,付高额版权费的目的,是希望藉此激发有志向有能力写作的鸽友,提起您的巨橼把饲养心得、育种经验、参赛技巧、或专业论著,透过流畅的笔锋耕耘赛鸽文化,鼓励中文环境的赛鸽文化创作,这是我买詹森一书版权的另类思考。
《詹森兄弟传奇》一书版权的洽谈,经过荷比边界高速公路上的陆桥餐厅初次全面,和两度往返巴拉.纳索作者住处详谈,终于达成协议,取得中文繁简字体版权,和在海峡两岸编辑出版的完整授权,此书得以顺利签约,在此感谢比利时奥格斯特.戴立门先生的居中协调。
《赛鸽运动》杂志愿意付高于其他竞标者甚多的版权费,取得《詹森兄弟传奇》一书中文繁体版的独家授权,相较于过去的鸽界媒体,诚属经营利用杂交繁殖出来的鸽子会有很杰出的,不过,数目就一定会很有限了。(指父母鸽中若没有近亲鸽系的鸽子时)。

第1页 第2页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