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传奇历史 >> 草根鸽民 >> 文章内容

评选鸽王和最佳鸽舍中国赛鸽发展的必由之路

[日期:2013-08-12]   来源:中信网  作者:邱嗣高   阅读:3651次[字体: ]

评选鸽王和最佳鸽舍
中国赛鸽发展的必由之路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社会和经济的飞速发展,中国赛鸽事业的发展日新月异。经济全球化的浪潮更把中国的赛鸽推向国际赛鸽的前沿。中国拥有30万以上赛鸽爱好者,当之无愧成为世界第一赛鸽大国。但众所周知,中国还不是一个赛鸽强国。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大国,再过二三十年,希望中国能赶上许多发达国家,成为一个经济强国。鸽界也是如此,从中鸽协到每个信鸽协会会员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希望在不远的将来赶超世界赛鸽先进水平。

  评选鸽王和冠军鸽舍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中国的赛鸽事业经过近十年的飞速发展,与赛鸽强国的差距越来越小。但是,现有的差距究竟在哪里!我认为中国赛鸽事业发展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缺乏鸽王和冠军鸽舍评选机制已经制约了中国赛鸽事业的进一步发展。纵观欧美赛鸽强国,从最基层的俱乐部到全国赛鸽协会,每一级赛鸽组织每年都举行鸽王和冠军鸽舍的评比。除此之外,各种鸽报、信鸽杂志乃至饲料公司也举办诸如此类的鸽王评比。有的还组织国际评比,如扬·贺尔曼的鸽报和凡赛尔联合举办的世界冠军评比(World Champions)。为何国外的鸽友对评比鸽王和冠军鸽舍如此热情?很简单,因为这一评比对评选优秀赛鸽和鸽舍提供了一个系统和客观的方法。通过评选,使广大鸽友能清楚地看到什么才是最优秀的赛鸽,哪些鸽舍才是名副其实的冠军鸽舍。可以断定,一旦中国各级赛鸽组织的评选体系建立之后,必将大大促进我国赛鸽事业的发展。通过长期努力和持之以恒的实践,相信平辈中出现几个鸽王,连续几代评上鸽王的家系会在中国出现,从而产生中国自己的品系。随着各地评选机制的建立,以及相应赛制的增改,不久的将来,中国能选拔出奥林匹克代表鸽,参加国际鸽联举办的每二年举行一次的奥林匹克品评赛,真正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评选鸽王和冠军鸽舍体制的建立必将成为中国赛鸽事业发展的又一个里程碑。

  超远程品系产生

  赛制决定一切,赛制有如一张筛网,其筛孔孔径的大小决定了所得的结果。众所周知,中国现代信鸽的起源是自上世纪30年代开始,以李梅龄医生为代表从欧美赛鸽强国引进的各种优秀品系,间接引进的还有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日本军用鸽和美国军用鸽。可以肯定,其中必有中短距离快速品系。由于当时会员少,都住在中心城区,因此可以进行中短距离比赛。事实上,自那时起,一直到上世纪50年代中期,上海鸽界一直举行从苏州,无锡,常州,南京等地开始的中短距离比赛。解放后,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会员人数越来越多,在上海六千多平方公里土地上,鸽友分布范围也越来越大。由于受当时科技水平等诸条件的限制,而且比赛都是全市范围的,因此中短距离比赛越来越不现实。这导致赛事只能向远程和超远程发展,从而形成了每年只组织500公里,1000公里和2000公里的赛制。在不计算分速以及通讯手段落后的前提下,只有放超远程,才能决高低。当时鸽友们以年年终点站有归巢鸽为自豪,对争高位名次,尤其是500公里比赛名次并不十分重视。由于长期受这种赛制的筛选,逐渐形成了具有吃苦耐劳擅长飞超远程的中国品系。这种长期选择的结果,实际上同时把当时引进品系的快速归巢的能力逐渐淘汰掉了。这是一个很经典的例子,充分说明了赛制的重要性,什么赛制决定什么结果。

  特比环浪潮

  1995年以后,中国鸽界掀起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引进浪潮。这次引进是全方位的,全国性的。北方地区的鸽友,尤其是北京的鸽友,引进的势头比上海有过之而无不及,使上海在中国鸽界的传统地位受到很大冲击。但是,自2000年上海市信鸽协会开创了幼鸽特比环汽车大奖赛以来,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不仅上海鸽友的赛鸽热情有了很大提高,外地的鸽友甚至香港和台湾地区、国外的鸽友都纷纷以各种方式参与上海的赛事。这一下上海赛鸽的氛围又红火了,上海赛鸽的地位又确立了。这个例子从另一个角度证明赛制的重要性,赛制能起到纲举目张的作用。

  确立方向

  评选鸽王和冠军鸽舍为鸽友确立了一个明确的方向,能促使和鞭策鸽友为培养能在一个赛季中反复高位入赏的杰出赛鸽和家系而努力。

  一般来说,赛鸽可分为二类:领头型赛鸽和跟随型赛鸽。而大多数赛鸽为跟随型赛鸽。为了把真正的领头型赛鸽挑选出来,唯一的办法是通过反复参赛。只有多次高位入赏鸽才是领头型赛鸽。由于评选鸽王需要在一个赛季中多次成绩,因此只有多次高位得奖鸽才能登上鸽王宝座。鸽王和多次获奖鸽比偶然一次获得冠军的赛鸽要可靠得多,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鸽王是真正可靠的赛鸽这一公认的事实,在欧美赛鸽强国鸽友心中已深深地扎根,鸽友对鸽王的追求是毫不动摇的。

  小迪迪(Kleiner Didi:Belg-3000607-92)成为比利时1997年长距离KBDB鸽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由迪沃斯父子作翔,作为一岁鸽,小迪迪已在1993年波尔多国家赛(780公里)中崭露头角。到1995/96年,已多次在比利时长距离国家赛中名列前茅。由于它在布利福,波城,达克斯,波品纳等国家赛中的成绩超群,被评选为1997年比利时奥林匹克长距离代表鸽。选拔1997年奥林匹克鸽是根据1995年和1996年二年中的5-10次最佳成绩。按理在1997年1月参加了在瑞士巴塞尔举行的奥林匹克品评赛后,迪沃斯应该把小迪迪留下作种或出售。评上奥林匹克鸽非常难,为鸽友带来莫大的荣誉,奥林匹克鸽本身有很高的商业价值。可是迪沃斯并没有到此为止,在1997年赛季中,当小迪迪五岁时,又把它投入一连串的长距离国家赛。小迪迪非常争气,连续夺得布利福国家赛46位20611羽(6月6日),波城国家赛55位2084羽(6月24日),达克斯国家赛冠军864公里3276羽(7月19日上午9:40放出,当天没有归巢鸽,20日早上7:47归巢)。根据这三次成绩,小迪迪应该能稳稳地夺得1997年比利时长距离KBDB鸽王。由于多年杰出的赛绩、奥林匹克鸽和长距离鸽王,关注这羽优秀赛鸽多时的德国铭鸽收藏家席格慕勒出价3百万比利时法郎(约12万美金)购买小迪迪。但是,就在这桩买卖快成交时,评选长距离鸽王的形势发生了变化。原先排在小迪迪后面的一羽鸽子由于再一次夺得优异成绩,鸽王评比得分超过小迪迪。要夺回鸽王的宝座,迪沃斯必须再一次把小迪迪送上战场。当然迪沃斯有两种选择:1.停止比赛,保住鸽王亚军;同时售出小迪迪得到12万美金。2.让小迪迪参加波品纳国家赛,赛季最后一次长距离比赛,如果高位入赏,有可能夺回长距离鸽王;可是潜在的风险是小迪迪可能飞丢,12万美金也没了。迪沃斯父子为了争夺鸽王,不失为大将风度,宁愿承担如此大的风险,选择了后者。席格慕勒则承诺,如果小迪迪不负众望,优胜归巢,并夺回鸽王,不仅原先的出价有效,而且再加2百万比利时法郎(总共为5百万比利时法郎,相当于20万美金)。当然,万一小迪迪飞失,一分钱也没了。波品纳国家赛于8月5日上午7:30放出,当天比利时没到鸽子。整个国际赛于当晚20:28仅归了一羽法国鸽,比迪沃斯近120公里。第二天是星期天,尽管那天上午对他们全家来说是多么重要,但早上7点,父亲仍雷打不动地去教堂。留下儿子弗兰克在家等鸽子。7点零3分小迪迪归巢,夺得国家赛亚军,940公里,4694羽,国际赛季军,12367羽。国家赛冠军被另一位比利时强豪乔治·卡吐斯夺得,分速仅差2公尺。

  这是一个很深刻的例子,说明赛鸽强国的鸽友把争夺鸽王放在如此重要的地位。每一个参加竞争鸽王的鸽友,实际上都在参与筛选既稳定可靠又能快速超前归巢的杰出赛鸽。通过长期坚持不懈的努力,必定会有丰硕的收获。优胜家系、种群、品系就有可能产生。

  结论

  国际上有许多成功的经验可以供我国借鉴。在中鸽协的领导下,中国各级赛鸽组织应加快制订鸽王和冠军鸽舍评比办法,并付诸实施。我深信,开展鸽王和冠军鸽舍评比是中国赶超世界赛鸽先进水平的必由之路,必将促进中国赛鸽事业的发展。
(转自中信网)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