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传奇历史 >> 泰山北斗 >> 文章内容

卡爾-慕利門的故事

[日期:2010-04-27]   来源:中国火车头信鸽协会 官方网站  作者:中国火车头信鸽协会 官方网站   阅读:5815次[字体: ]

卡尔•幕力门(Karel Meulemanns)出生于193423,住比利时阿连栋克市,卡尔•幕力门和詹 兄弟住在同一个城市。12岁开始养鸽子。此照为他的夫人及女儿,现在他的女婿和女儿都帮他养鸽子,他的鸽子最擅于300-500公里的比赛间隔,世界上众多的冠军鸽来源于他的血统鸽。


卡爾慕利門的故事
卡爾
慕利門是個單純的農夫,
但他擁有的“黃金配對”卻是不朽的傳奇,
為他創下賽鴿盛世。
在歐洲賽鴿歷史上,
許多鼎鼎出名的鴿子都是它們的後裔,
要選購歐洲鴿之前一定要先了解它們的血緣。
“為什麼慕利門的鴿子這麼受歡迎?”
“為什麼他的鴿子這麼昂貴?”
“我認為慕利門只是個賣鴿人,實際上他並不是使翔強豪。你認為真相如何?”
“他的鴿系的原始血緣來自何處?”
來自全世界各地的鴿友時常問我以上的問題。我很幸運剛好能夠回答這些問題,因為卡爾
慕利門(Karel Meulemans)住在阿連棟克(Arendonk),阿連棟克因住著“世界級着名”的賽鴿強豪:詹森兄弟(Janssen Bros.)而具有相當的名氣。假如我說連地球上某個最與世隔絕的角落裡的鴿友都知道阿連棟克這個小鎮的話,這並不算是誇大之詞。
我住的地方距離這個小鎮只要幾分鐘的車程而已,因地利之便,我對慕利門本人、他的鴿子和他的賽績相當了解。簡而言之,慕利門因為擁有2羽鴿子:“黃金配對”而聲名大噪。在鴿界,這對鴿子被認定為自古以來最優秀的中距離鴿育種配對!慕利門的故事似乎荷蘭文中所謂的“傳奇”(Stamkpoppel)一般,因此我們要認識他的故事,就必須先追溯其歷史淵源。
“黃金配對”的雄鴿
1961
年,卡爾
慕利門和他的父親一起到小鎮伯拉爾(Berlaar),向住在那裡的喬斯凡登布希(Jos Van Den Bosch)買鴿。許多人都不知道鴿界裡的傳奇組合赫司肯馮萊爾(Huyskens Van Riel)和他的朋友雷納史狄更(Rene Stijnen)都向喬斯凡登布希買過一輪鴿蛋。那輪鴿蛋孵化出來的鴿子成為出名的赫司肯馮萊爾鴿的血統基礎。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不久,赫司肯馮萊爾的鴿子令比利時鴿友聞之喪膽。一開始,它們狂掃只许的短距離賽事,在打遍天下無敵手且無人願意與它們對決之後,它們轉往中距離賽戰場。然而,赫司肯和住在離安特衛普(Antwerp)僅數里之遙的馮萊爾聯手再度戰無不克,在無人膽敢下注與他們抗衡的情況下,他們所剩的唯一選擇為朝遠距離國際賽前進,同樣的故事版本一再重演,他們狂勝的氣焰一路遠飆至巴賽隆納(飛距為1100公里)。如前所提,赫司肯馮萊爾因為喬斯凡登布希鴿而發跡。稍後,我們將會明白詹森兄弟和其他只许強豪(!)的鴿子也都有著喬斯凡登布希鴿的血統。
慕利門父子向喬斯
凡登布希購買的鴿子當中,其中一羽是“武力吉凡58”(Vurige Van 58)雄鴿所出的直子,另外一羽是白翼紅雌鴿,該羽紅鴿是喬斯凡登布希的鴿子“公主56”(Princess 56)的姊妹。“武力吉凡58”和“公主56”號都是喬斯凡登布希最優秀的鴿子。現在我們來到一個重點所在──那羽紅雌鴿為慕利門父子育出一羽環號為B-6706729926的直子黑斑鴿,它後來成為全世界着名的“黃金配對”的雄鴿“老凡登布希號”(De Oude Van Den Bosch)。由于“老凡登布希號”母親的羽毛顏色是類似鐵銹的紅色,因此迄今許多慕利門鴿的羽色仍舊帶著這種色彩。然而要有兩個銅板才能鏗然作響,一個配對一定要由一羽雄鴿和雌鴿組成,因此我們來探討“黃金配對”的雌鴿淵源。

我可繼續提出無數以“黃金配對”後裔獲勝的強豪名單,但是由于人數過多,多不勝數,因次我就此打住。
參考名單
我謹以部分“黃金配對”優秀後裔的名單事績做為此篇文章的總結。
有趣的是它們的顏色不盡相同。原因如前述,因“老凡登布希號”母親的特别羽色所致。
── “麥克斯”,環號B69-6653841,鉛灰色鴿。21回冠軍鴿,且在1974年獲頒比利時超級鴿獎項。
── “軍校生”,環號B72-611169,鉛灰色雄鴿。1歲齡即已入賞6回冠軍,在1986年被竊。威廉.吉爾特在1980年購得1羽“軍校生”號所出的灰雌鴿,它的2羽後裔成為奧運選手鴿。
── “白鼻號”(Witneus),環號B73-6261175,鉛灰色雄鴿。由佛布魯根購得,且成為他鴿舍裡最轟動成功的種鴿。
── “年輕號”(Junior),環號B70-6070880,灰斑雄鴿。
── “彼得號”,環號B76-6371884鉛灰斑雄鴿。由德國的雷蒙
赫爾梅斯購得。
── “班傑明號”(Benjamin),環號B79-6752570,格斑花鴿。
── “灰白斑”(Blauwe Witpen),環號B73-6261170,白翼灰雄鴿。
── “王子號”(Prins),環號B76-6220346,鉛灰色雄鴿。
── “78000號”,環號B77-6793015,白翼鉛灰色雄鴿。由凡
伯瑞棟克購得。擊敗70000羽對手之波治全國賽冠軍鴿的祖父。
── “黑斑號”(Donkere),黑雄鴿。
── “美丽黑斑”(Schoon Donker),環號B73-6261056,格斑花雌鴿。
── “琳布林號”(Liebling),環號B-78-6250000,格斑花雌鴿。
── 還有更多傑出但地位稍遜的後裔。
總結
只要賽鴿運動存在一天,慕利門將會如同詹森兄弟和赫司肯
馮萊爾那般美名源遠流長。如今的慕利門(他只是個純樸的農夫)已經退休,且和他的女婿以“慕利門—達曼”的名號合作。以慕利門過去的合夥關係來看,他一向都只育種,由他的前任合夥人(沃特斯和馬利安)使翔,難怪人們總是議論紛紛。且有點真實的是:慕利門本人過去並不是成功的使翔者,是那些他賣給其他鴿舍的鴿子後裔讓他出名的。然而身為賽鴿人的慕利門並不愚昧,他了解以不同血統雜交為邁向成功的康莊大道,在不斷引進外血和自己的鴿系雜交後,他成功育出入賞1999年比利時遠距離賽的地區組冠軍鴿。即使他以前的合夥人都從未有過這種成就。
誤解
請不要誤解我此篇文章是在為慕利門宣傳。我只是對他那史上最優秀的種鴿“黃金配對”表達敬意而已,而且“黃金配對”也已成為歷史。
慕利門名聲響亮而且他擁有好鴿,但是他近期的贏賽鴿都是以外血雜交的後裔。
如我之前說過的,來自美國和“東方”(台灣和日本)的鴿友特別在意鴿族和血統。然而,史上最為優秀的“黃金配對”(“老凡登布希號”和“詹森雌”)本身都是混血的結晶,而且由此配對所出的贏賽鴿和超級鴿後裔也是混血的產物!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說過,名聲響亮的鴿子並不一定就是好鴿。慕利門鴿卻是此慣例下的異數!他的名聲響亮,而且感謝他那“黃金配對”賜予他優質的好鴿。現在他能晉級成為使翔強豪的事實在于──他夠聰明地善用外血,來和他那些“黃金配對”的後裔雜交。
一般鴿友,尤其是來自美國和台灣的鴿友談到賽鴿時,他們的話題總是離不開“血統”和“鴿族”。當有鴿友對我的鴿子和賽績發生興趣時,我也常被問到我的鴿子來自哪個“鴿族”。
我總認為這有點可笑。
我對鴿族或血統方面一點興趣也沒有!我只想要獲勝而已!
很少歐洲鴿友持有自己的“血統”鴿。那表达冠軍鴿並未几!我總喜歡以已故的格斯特
霍夫肯這個良好範例來表達我的想法。
霍夫肯是我的忘年好友,我了解他的鴿子,而且我還有他當初拍賣鴿子的清單。
即使全世界都有人宣稱持有“血統純正的霍夫肯鴿”,霍夫肯先生本人卻到處購鴿,而且他的入賞鴿都是雜交的產物。這表达他的鴿子都是外血的子孫!
因此滑稽百態盡出如下──
霍夫肯過世後拍賣的許多鴿子,都是他買來的外鴿。
在拍賣會購得鴿子的鴿友則宣稱它們是“霍夫肯鴿”或稍後出現了“霍夫肯血統鴿”。
好一個瘋狂的賽鴿世界啊!
暢銷!
錢可沒有銅臭味,因此一些荷蘭和比利時鴿友洞悉出外國買者對“鴿族”的企求。當外國買者想要購買某

個X先生鴿族的後裔時,他們期待所購得的後裔類型和顏色都要和X先生的鴿族檔案相同。那麼只要有一鴿舍類型和顏色雷同的鴿子則一定暢銷無比。但是有多少歐洲鴿友擁有自己的“鴿族”或血緣相近的鴿子呢?又有多少鴿舍有類型和顏色全都相似的鴿子呢?
我知道一些鴿舍有這種鴿子,但是他們不是冠軍鴿舍,而是“職業賣鴿舍”。
瘋狂的是他們的鴿子真的很暢銷。儘管他們在翔績方面根本就是窩囊廢的事實,人們還是想買他們的鴿子,而且他們的財源滾滾而來,只因為他們持有天真的買者想要的:鴿族。
而且大家應該了解歐洲鴿賽的獎金未几,因此比利時和荷蘭鴿友只有兩種賺錢的途徑──
1.
爭取突出賽績以吸引國外買者。
2.
宣稱持有某一血統的鴿族,那麼……國外買者會隨即蜂擁而至!
阿連棟克的卡爾
慕利門是少數曾經持有自家鴿族的鴿友之一。我用“曾經”這個字眼是因為那些鴿族已成歷史,而且他個人過去的使翔戰績相當淒慘。
然而,以慕利門為例,他那淒慘的戰績乃屬他個人的第一步錯失,緊接而來的第二步則是那些競相向他買鴿的鴿友所造成的。
讓我們來聽聽這個不只在外國,而且在荷蘭和比利時都值得紀念的,卡爾
慕利門本人是怎麼說的。

卡爾慕利門如是說
其實我過去的賽績一向都相當淒慘,而這一切都要歸咎于那些外國買者。因為他們都想獲得我那對出名的“黃金配對”的後代。只要他們在血統書上更常看見相同的鴿子出現,他們就更為狂熱地購買。假設他們在一羽鴿子的血統書上,看見我那羽“軍校生”的名字出現 3 次,即使他只是和曾祖父或曾曾祖父相關而已,他們隨即想要購買那羽鴿子。他們甚至連鴿子都不看,光以血統書對付他們已綽綽有餘。
我像個馬戲團裡的扮演家,甚至可說是更像個小丑!你認為是因為我過去的所作所為嗎?而我過去只是一直在致力于保持鴿族的血統純正啊!
大家了解為什麼我過去的差勁賽績要歸罪于國外買者的原因了嗎?
80
年代是我賽鴿生涯的轉捩點。那時我開始問我自己:雖然我賣鴿賺了不少錢,但是我快樂嗎?答案是我並不快樂!那麼我管那些錢幹嘛?我管那些外國買者幹嘛?我管我那些鴿族幹嘛!我一點也不滿意。我把錢存在銀行戶口裡,但是我在餘生也看不見這些錢。我再也不要在每回比賽失敗後被人譏笑。天殺的,我要有好賽績或甚至可能成為冠軍!我要的不只是出名的鴿族,且還要以常勝鴿隊來令人對我肅然起敬。
奇妙的轉捩點
稍後的19958月,怪事發生了:卡爾
慕利門(人們口中的作翔者,而不是使翔者)奪得全國賽冠軍寶座!
這回人們更加皺眉納悶起來!
慕利門在全國賽拔得頭籌?他是人們心目中的萬選之後,怎麼可能呢?以我對慕利門的了解,我倒不覺得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他一向的表現都還不錯,特別是遠距離賽。那麼,怎麼會這樣?為什麼他要等到在曾經和沃特斯及馬利安合作過的數十年後,才成為如此等級的使翔強豪呢?
因為在80年代後期,他開始忘記要保持鴿族的純正血統,他不再覬覦賣鴿而來的金錢,所以他開始引進外鴿和他自家的鴿族混血。因此數年後,他發現自己不只賽績進步了,而且還獲勝了,甚至在全國級賽事中奪標。
只要是看過他的入賞鴿照片或抓觸過他的入賞鴿的鴿友都大為訝異地心想:
“這些鴿子並不像是慕利門老鴿族!?”
這些鴿友想的沒錯!它們真的不是。它們全都是雜交的新產物!
慕利門甚至進而在1999年贏獲他所屬區域組的全國遠距離賽冠軍。
開懷一笑
現在的慕利門因為賽績卓越而有理由開懷一笑了。
我們談到他多年來聲名如火箭般竄起的養鴿生涯時,他說:
“我看見光明,而且即時未晚。”說完這句話時,卡爾
慕利門臉上露出一個只有他自己才能體會箇中意義的笑脸。
“我了解我在別處的鴿子後裔獲勝無數,但是它們都經過混血:所以它們是我的鴿族後代和其他外鴿雜交的產物。那麼我該如何開始呢?于是我開始著手引進外血,而且如其他人所做的將它們進行混種。”
以往慕利門鴿舍裡的鴿子大都具有相似的類型:體型偏大以及眼睛美好:它們明顯地是同一鴿族的後代;如今,在他的鴿舍裡可以看到其他類型的鴿子,而它們即是那些入賞鴿!
其中的深色鴿帶有荷蘭薛勒肯先生(Mr Schellekens)鴿子的血統。
──其中有些紅鴿,但是它們的顏色不是那種“鐵銹紅”。當我問慕利門:“那些美國鴿友大肆宣傳的“鐵銹紅鴿”哪裡去了?”卡爾臉上再度露出那種他自己才懂的微笑。幾年前他確實還有一些那種“鐵銹紅”的鴿子,但是只要它們離家80公里遠即摸索不到回家的方向。卡爾
慕利門現有的

紅鴿是向喬治波里(Geroges Bolle)引進的後代。
──還有一些白翼灰鴿:它們是來自里歐
布羅克斯(Leo Broeckx)一羽奧運選手鴿所出直女的後代。那羽選手鴿代表比利時參加在格蘭加那利亞(Gran Canaria)舉行的奧林匹亞賽(Olympiad)。
──另外,他還有一羽由荷蘭的彼德斯先生(Mr Pieterse)着名的“鴿對17”(Couple 17)所育出的優秀後裔。 我在我寫的《詹森兄弟傳奇》一書中介紹過彼德斯先生。
那麼這透露出什麼訊息呢?
即是育出入賞鴿的奇妙程式如下所列:
鴿舍裡的鴿子血緣相近,或是所謂的“鴿族”並無任何不妥,然而必須引進外血與其雜交才能育出入賞鴿來。
胡本、佛布魯根和已故的楊
格德拉斯
好名即有好譽,除了慕利門之外,還有胡本、佛布魯根、波里、楊
格德拉斯、安格斯和其他大把強豪聲譽遠播。
特別是我深為了解的杰夫
胡本先生更是赫赫出名。他雖是個聰明的老狐狸,但是他還算個相當誠實的好人,而且他一生的賽績都相當成功。他的際遇和其他強豪版本雷同。他大部分的入賞鴿都是來自如“藝術家”(Artist)和“新力號”(Sony)的後裔,但是,它們又都是經外血雜交過的子孫。杰夫對此從不隱瞞。
即使是已故的楊
格德拉斯和佛布魯根這等大人物,都贊同杰夫的做法!
結論
因此,親愛的讀者,我有些忠告給你:
“你想以賣鴿致富嗎?”
那麼你只要有一個外型和顏色相同的鴿族即能達成。
但是,你想要有入賞鴿嗎?
那麼,讓你的鴿子進行雜交。
大量育種,大量訓練,大量汰殺,以及忘記其他旁門左道!這才是最快捷的成功之徑。
但是要小心提防啊!大部分的歐洲鴿友也知道偶爾需要引進外血,因此他們時常犯下相同的錯誤。
當他們引進某位 X 先生的鴿族外血時,他們引進等數的雄鴿和雌鴿來配對育種。這就大錯特錯了!如此需耗時甚久才能得知它們是否物有所值。
因此,當你引進外血時,務必將它們和你自有的贏賽鴿或種鴿配對,如此才能儘快得知成敗。
否則,難道連那些冠軍鴿主的做法也不對嗎?
附言
荷蘭全國性的賽鴿雜誌《NPO》在199912月做過一個所謂的“千禧年民調”。他們邀請36000個訂戶票選何者為史上最偉大的遠距離使翔者、史上最佳作者、史上最佳賽鴿、史上最佳鴿書等等。
讀者票選出的最佳育種鴿對為20世紀裡的慕利門“黃金配對”。
難道連這些讀者的见解也會錯嗎?

相关评论